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生工作 >> 学生风采 >> 正文

【心理征文获奖作品】心即路

时间:2018-09-13 00:14作者:未知 来源:地球物理学院

 

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早晨,暖暖的春风轻轻敲打着裤脚,草叶上的露珠顺着细长的叶偷偷灌进胶鞋,大口喘着粗气登上远山,云雾缭绕。深呼吸,吐纳芳菲,一呼一吸中,幻出一片春色,仿佛置身于仙境。那时的我是幸福的:拥着娇羞的朝霞,拥有婉转悦耳的布谷鸟声,晶莹剔透的露珠不经意间坠入湖中,叮咚一声——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焦灼的夏季,大敞着书窗,庭院中林立着高耸的梧桐,像一层层碧色的云梯直冲云端。叶底下藏着些为躲避骄阳而午睡的小虫子,可爱而又静谧的画面瞬间呈现在眼前。书桌前,一杯香茗,一本古籍,一把折扇,知了不厌其烦地鸣叫与古籍中泛黄的故事相互纠缠,幻化出一种奇妙的感觉。阳光透过树叶,稀稀疏疏的落了满桌,一阵风吹来,碎碎的影子变幻出多重姿态,惊扰了夏季午后一个摇曳曲折的梦,惊扰了梦中那个撑着油纸伞,彷徨在长满青苔的雨巷中的双眉颦蹙的江南女子。

深秋时节,枫叶燃烧了整个山头,一片火红,给这个稍凉的季节凭添了些许温暖。瑟瑟秋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发出阵阵叹息,总会让我联想到等待丈夫远征归来未果的妇人的叹息。稍稍拉紧风衣领口,踏上满阶的火红,登上“寒山寺”,享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美好意境。秋风卷过,北雁南归,泪眼婆娑,自古逢秋悲寂寥,此情此景,不可名状的缕缕愁思袭遍全身,可我内心是在微笑的,悲古人之秋,哀古人之愁,这是多么荣幸之至的事啊!

我喜欢冬日的暖阳,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独自一人晒着太阳,暖暖的,惬意的。深呼吸,感受只属于冬天的冷静,整个人也被净化了。寒风吹起满地的落叶,枯叶打着旋儿,夹杂着清冷的阳光,仿佛在诉说一段长长的生命历程。手指轻轻描画着太阳的轮廓,一笔一笔,感觉和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近,阳光的温暖也渐渐充盈全身。不禁嘴角上扬,感谢上苍,创造了这样一个清高孤傲的季节,让那些喜爱安静的生命有了一个好去处。

我喜欢这样惬意的享受四季的变换,在时间的起起伏伏中捡拾只属于我的独家记忆,那是一个多么自由的灵魂,整日畅游在心灵的海洋,无限宽广,美得让人不想从中抽离。

可喜欢仅仅只是喜欢,仿佛是海市蜃楼——只是一个美丽的幻象,只会出现在那短暂的一瞬间,然后华丽的转身,不着一丝痕迹,迅速抽离,干脆利落的离开,只留下满满的遗憾给那些多愁善感的孩子。

我们在慢慢长大,当我们刚刚告别高三那个炎热的夏季,时间就催促着我们快点踏入18岁的礼堂,当我们还没有习惯于一个人旅行,却早已触碰到现实的冰凉,满腔热血在与现实的激烈碰撞中变得支离破碎。有人说:“‘长大’的过程就是一种宿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我们越来越习惯于依赖大脑思考、判断,而忘记了用心去感受。伴随着岁月的增长,所有尖锐的棱角终将被打磨的圆滑。”我们将逐渐学会如何如何去“迎合”这个社会,渐渐习惯于为生计而四处奔波,成为一个微乎其微的齿轮,周而复始的运转在社会这台大机器上。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绝大多数的人以票子的多少和房子的大小来评价一个人的价值和能力,以钻石的克拉值来判定爱情的真实感,以社会地位的高低和权利的大小来赢得尊重……不少人为上述所谓的“荣耀”而疲于奔命。许多人就像温水煮青蛙,因为水温的舒适而渐渐习惯于这种环境,渐渐沦为凡夫俗子,并一代代复制下去,直到整个社会都被同化。

曾经读到过一篇文章,题目着实让我的心为之一颤——《请对自己负责》。“人的生命很短,对自己来说有无限价值,对别人来说则一文不值。除了让自己强大起来,其他人都无法为你的生命负责”。白岩松曾经说过:“也许你可以用某些东西比如金钱来解决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终究解决不了与自己内心的联系,有时候做一些看似无用的事便跟心很近了。”林语堂先生说:“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不要成为这个社会上渺小的配角。”舞者杨丽萍在答记者问“会不会在舞蹈中加入商业化的元素”时说:“你有那么脆弱吗,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迷失艺术的方向。”

有时候,我们不必急于奔跑,不必紧追别人的脚步,停下来,感受左半边的心跳,问一下自己:“这真的是我的选择吗,我真心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我对自己的做法无悔与否?”像自己一样生活,独自决定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即使是在人潮涌动的十字路口,你也要坚持自我,率先迈出自己的一步,而不是不情愿的被涌向人流的方向,要知道你有创造幸福的权利,你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原创!

最后,借用诗人席慕容的一段话与各位共享,或许能得到些启示。“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所以,它就极为小心的,绝不错一步,满树的花朵,没有一朵是开错了的,他们是那样慎重而认真的迎接唯一一次的春天。”而对于我们,对于仅有一次的短暂的独一无二的生命,是不是也应该迎着朝阳,慎重的开出属于自己的灿烂的生命之花?

 

#